懂球帝首页>足球新闻> 懂球号> 日本污染史,触目惊心

日本污染史,触目惊心

懂球号作者: 文史杂谈 11-20 08:00

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:地球知识局(id:diqiuzhishiju)。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。

微信公众号:地球知识局

NO.1720-日本也曾脏乱差

作者:酸奶没泡沫

校稿:猫斯图 / 编辑:养乐多

二战结束后20年,日本迎来了战后重建的第一个经济快速增长期。

西方花了数百年时间完成的从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的转变,在日本人眼中,也完全可以用几十年的时间迎头赶上。到1960年代时,日本的经济年均增长率已经达到10%,贡献最大的工业部门主要是纺织、钢铁、机械、水泥、化工、橡胶、食品等产业。

求发展没错,但一心只求发展也会出问题▼

但世人瞩目的发展速度并不是没有代价的。在一切向经济看齐的大背景下,环境破坏、城市治理失败等方面的牺牲往往无人关注。

黑烟袅袅

(图片:joqrpr/ twitter)▼

那个时代的日本,也因此成为了历史上最脏乱差的日本。

环境污染为追赶买单

1959年,当东京赢得奥运会主办权时,日本人高兴的同时也相当着急,因为东京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快速发展后留下了脏、乱、差的后遗症,恶劣程度一般人想象不到。

主办权是到手了,可是条件允许么?

(1959年5月7日报刊)

(图片:Yomiuri Shimbun /wikipedia)▼

首先是市容市貌难以入眼。街道上是一座接一座丑陋的老木屋或肮脏破旧的棚屋,要么就是看起来相当廉价的灰泥建筑和“团地”(拥挤的苏联式公寓楼,居住环境差,用以容纳战后农村进城打工的人),街边地上常能看见凝固了的大便或小便印渍,叠加着不讲究的东京人随时随地的“嗬~tui~”,散发着陈旧的骚臭味。

1959年的新宿西区

(图片:Fujicameke/ pinterest)▼

其次是不存在任何生态城市规划。与今天随处可见的碧绿不同,当时东京城内除了厂房就是居民屋,偶尔能看见的树木还长着一副营养不良的面孔,估计是吸灰尘吸多了。少见的几个公园里,也是缺乏管理的样子,春天花不开花,夏天树不茂密,里面安置的歇脚长凳已经成为流浪汉的临时居所。

东京的水也不干净,不仅河流或港口边上密布着大量工业废渣,连居民喝的水都带着浓重的干涩味,就像是“大力稀释的水泥浆的味道”。这也不奇怪,因为当时东京还没顾得上好好基建,污水处理系统老旧得像是来自中世纪。

堆积在河流中的洗涤剂残渣漂浮在空中

排水法规等还没跟上经济发展的速度

(图片:tochokankyo / twitter ▼)

更奇怪的是,经济指标虽然一路走高,人民生活也并没有因为亮眼的数字而欣欣向荣。

金钱崇拜之下,常常见诸报端的是小偷小摸、入室盗窃行径。现年已经80好几的李女士还能记得她年轻的时候,某天夜晚听到小偷破门而入却不敢声张的恐惧。

而当压力无处宣泄时,许多东京人便诉诸药物滥用,一遍又一遍地获得短暂的精神欢愉。当时的东京女孩子甚至不敢夜晚出门,因为公认的事实是夜晚出门相当危险,地痞无赖无处不在,这群人的数量也在那个时期也创下历史新高。

即使白天出门,也尽量去治安好的地方

(图片:Showa Period/ pinterest)▼

由于人口素质低下,当时出门旅游的日本旅行团常常被外国人讥讽为“農協ツアー”(农民旅游团)。

经济发展不仅以牺牲环境为代价,其成果也在给环境造成新的压力。

当时日本出租车业加快发展,私人用车开始起步,汽车尾气排放加剧;城市外围工厂释放大量烟雾,东京市内空气污染继续严重。

1969年,东京拥有的汽车数量已超过了200万

尾气造成的铅污染已经很严重了▼

为了自保,东京人日日戴着口罩隔离毒气,交警在上班时也会携带小型氧气瓶。路边的咖啡馆给自己包了个大塑料屏风来保护顾客免受浓烟侵害,街道上常常能看见显眼的急救站,为的是能够在危急时刻抢救急性呼吸道感染的市民。

光化学烟雾带来的危害先在儿童中显现出来

他们出现不同程度的胸口疼,嗓子痛

严重者甚至要靠吸氧▼

当时,《日本时报》上有这样的描述:“当东京努力从美国B-29轰炸后的残骸重建时,东京居民一直生活在噪音,灰尘和污染的乌云中。”而普通人的感受,则是“在这个没有蓝天、到处是建筑工地的城市里,只有毫无意识的机器人才能‘生活’,其余的人充其量算是‘生存’而已。”

雾都东京

(约1959年的银座)▼

不光是东京,大阪、横滨、千叶和尼崎等城市也没有本质差别,污浊的空气中弥漫的是追逐金钱的味道,也是严重超标的PM2.5。

人命为环境污染买单

恶劣的生存环境也给日本人民的身体健康带来了沉痛的威胁。

1950年代,日本发生了第一起环境污染损害人类健康的案例。当时有患者一边哀嚎“痛啊,痛啊”一边上医院看病,看病期间痛苦的嚎叫也无法终止,该病的名称——痛痛病,也是来源于此。

富山县痛痛病博物馆,

那一段历史虽被记录着,但无法重来了

(图片:https://www.toyama-brand.jp/)▼

经查明,痛痛病发病原因是镉中毒。而镉,本身是广泛存在于矿物以及土壤中的重金属,在铅、铜和锌的矿山、矿床被开采、冶炼时,其中的高浓度镉就排放到了环境中。从江户时代开始,岐阜县的神冈矿山开始生产铜、银和铅等,虽然生产规模很小,但已经有稻谷由于矿山废水(含镉)而发育迟缓、不能完全成熟的记录。

神冈矿是日本最大的铅锌矿床

采矿历史可追溯到奈良时代

(图片:https://www.mitsui-kinzoku.co.jp/)▼

1886年,“三井组”开始在这里生产,冶炼后的未处理污水,直接排放到神通川及其支流,而神通川主要用于稻田的灌溉,也作为食水和洗涤用水的来源,因此下游人民吃了含有重金属的稻米后,镉便被积聚在体内……

带来了经济效益,也带来产业副作用

(图片:http://umdb.um.u-tokyo.ac.jp/)▼

上津河的水和盆地都被污染

附近居民陷入了漫长而痛苦的污染性疾病

(图片:http://kougai.info/)▼

患上痛痛病后,人会口渴尿频加便秘,之后浑身没力气,同时患上骨质疏松、肾功能衰竭;关节和脊骨会极度疼痛,让人发出“痛い、痛い”的喊叫。由于骨骼过于脆弱,一个喷嚏都可能造成骨折。

患病居民遭受着巨大的生理痛苦

也忍受着外界的众多猜忌

而他们只不过是日本经济快速发展的牺牲品之一

(图片:Haruki Hayashi)▼

当时这种病是首次出现,因此不少人认为这是当地人作恶受到的报应,当地居民还遭受了不少白眼。而其余威就是,一直到今天,日本民众都“谈镉色变”。

这边痛痛病还在发作,那边又出现了汞中毒导致的水俣病。

1956年,熊本县水俣湾附近的猫出现了奇怪的病症,被称为“猫舞蹈症”。患病的猫抽搐、麻痹,甚至会跳海死去。随后类似的症状也出现在了人身上:口齿不清、面部痴呆、手足麻痹、或精神失常,也有的人无比嗜睡或无比兴奋,更有甚者弯曲着身体尖叫致死。

患病者不仅无法控制身体,连精神也是处于错乱的

重症患者甚至自发病起三个月内就会失去生命

(图片:Yuki Oba/ YouTube)▼

最开始该症状只发生在水俣镇内及周边居民,所以人们称叫这种病为“水俣病”,但该病的病因直到12年后才被查明——汞中毒。

当时窒素株式会社在水俣工厂生产氯乙烯与醋酸乙烯,过程中使用含汞的催化剂。但该工厂任意排放废水,导致含汞的剧毒物质流入成海,被水中生物所食用,接着人类又捕食海中生物,造成汞中毒。

正常的工业生产造成的环境污染并不会如此严重

而一味追求短期效益的企业却常常置居民健康和土地水源于不顾

(约1958年的水俣工厂)▼

在此期间,水俣病的受害人数达1万人,致死人数超过1000人。

在正式确认水俣病50年后的2006年4月30日,水俣当地政府设置了纪念死亡患者的纪念碑,记载了由经政府认证的314名受害者的名字。但这仅仅是“被认证患者”的20%,至于未被认证的患者,都没出现在名单上。

水俣病资料馆内收集了大量的事实资料

以此来警示人类不可重蹈覆辙

(图片:水俣市立水俣病資料館 / Facebook)▼

日本人为工业发展付出的健康代价还不止于此。在之后的十年内,三重县四日市因大气污染而导致的哮喘,以及发生在新潟县阿贺野川流域的第二水俣病,因对人身伤害巨大,与前文两大病共同组成了日本要钱不要命时期的“四大公害病”。

患者和一些家属在争取权益的路上艰难的坚持着

政府和企业本理应为这些受害者的人生买单▼

好印象也没留成

就在日本城市容貌未得到改善、日本人还在与公害病斗争的时候,获得1964年奥运会主办权的好消息传来了。

当时的日本人想的是,自己忍受病痛也就罢了,“怎么能让外国人看到这么拿不出手的东京呢?”

面对奥运会的临近,日本人认真地思考起了应对办法。其中一个做法便是,在为准备赛事做的巨额预算中,有一部分用来重整东京的市容市貌。

这是自签署投降书后,日本展现新风貌的一次好机会▼

为了美化东京这座门面,日本下了苦工。每天有大量新工人从农村进入为这个城市的发展助力。晚上人们下班回家后,路上行人车辆稀少,正是修路的好时候。于是在人民对夜晚建设噪音过大的投诉声中,市内曲折而狭窄的道路一点点通畅、宽阔起来。

奥运会是一个契机,推动着东京的快速基建

虽然短时间内造成了不少的问题

但确实增加了城市内的便利性

(图片:http://mmtdayon.blog.fc2.com/)▼

由于整日忙碌于城市建设,时代杂志还称60年代初的东京是“地球上最具活力的城市”,生活节奏是“纽约的两倍”。

大干快干似乎是一个国家现代化进程中必经的阶段

但只注重成果和速度,也会造成很多难以弥补的过失

(图片:https://www.kuwa-chu.com/)▼

城市卫生上,东京也临时抱了佛脚。奥运会开始前半年左右,日本政府开展了国家净化计划,进行了大规模的卫生宣传,向各个家庭分发清洁宣传手册,并组织各种团体上街打扫,垃圾箱也正是从此时开始出现在日本街头的。日本人还重新构思了公民的道德教育,在课程中安排了环保理念和意识的教学,想要提高下一代人民的环保意识。

在此之前也有过关于环境防止的宣传,不过没这么紧迫而已

(1955年开展的烟尘预防运动状况咨询展览会)

(图片:https://www.kankyo.metro.tokyo.lg.jp/)▼

但一些重建工作也给东京带来了负面影响,比如东京众多航道就遭到了破坏与浪费。水泥建筑不顾水文条件地树立,导致河水被建筑残骸污染,久了甚至停止流动,鱼类接着死亡,生化污泥也逐渐淤积,散发阵阵恶臭。再加上奥运前夕东京因气候原因极度缺水,让工程队挖运河、大量取用河水,对河水资源造成了二度破坏。

水质污染,垃圾入河

这个时期的日本不得不面对快速发展留下的恶果了

(图片:https://www.kankyo.metro.tokyo.lg.jp/)▼

不管怎么说,几年的紧张工作确实让东京整体看起来得体得多,尤其是建筑与城市道路,至少有了大城市的样子。

但说到底,几年的改善时间依旧是有限的,且工业不能停止发展(也就不能停止排放废物),对河水的污染也已然造成。因此东京奥运会一游,还是不可避免地给外国人留下了日本“空气差、河水脏、地下道中流浪汉太多”的印象。

是海滩,也是垃圾场▼

在送走了外国观众后,日本并未松懈。它已经在环境公害病、外国人的恶劣评价中逐渐醒悟,意识到了环保的重要性。因此在此后的三十年间,日本将环保与城市治理放在了发展的重要位置,这才慢慢塑造了我们今天看到的日本。

参考资料:

1.https://en.wikipedia.org/wiki/Environmental_issues_in_Japan

2.https://ja.wikipedia.org/wiki/%E3%82%A4%E3%82%BF%E3%82%A4%E3%82%A4%E3%82%BF%E3%82%A4%E7%97%85

3.https://benbansal.me/?p=2496

4.Air Pollution in Japan by Hiroyuki Sakabe MD (National Institute ofIndustrial Health, Kawasaki, Japan)

5.https://ja.wikipedia.org/wiki/%E6%B0%B4%E4%BF%A3%E7%97%85

*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,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

END

懂球号作者: 文史杂谈

不代表懂球帝观点

消息参考来源: 懂球帝

严禁商业机构或公司转载,违者必究;球迷转载请注明来源“懂球帝”

热门评论(11)

2020-11-20 08:01:48

389

人家都鞠躬道歉了 你还要怎么样

查看回复(18)

2020-11-20 08:12:24

316

日本人就两个字:极端

好的时候自律整洁得像个机器人,坏的时候无耻凶残得像个禽兽

上限颇高,下限极低,不能以常人的标准衡量之

查看回复(21)

2020-11-20 08:02:24

256

可以去看一下很有名的纪录片《海豚湾》,日本对于鱼类的有些不文明或者说毁灭性捕杀令人触目惊心!

查看回复(24)

2020-11-20 08:04:02

207

毕竟是脱亚入欧的第一人,把西方那套全学来了

查看回复(3)

2020-11-20 08:05:33

188

2020公知覆灭

查看回复(9)

2020-11-20 08:03:16

146

我只求小日本别往海里到核废料,传统美德

查看回复(5)

2020-11-20 08:16:22

111

自己爱污染污染自己去。别往海里倒核废料大家一起受累。

查看回复(4)

2020-11-20 09:23:32

80

每天鞠躬弯腰,终生斯密马赛,岛民有个西方国家的通病,重小礼,缺大德!

查看回复(3)

2020-11-20 08:04:33

57

日本执意要捕鲸鱼,我怀疑它们表面是要吃,实际上是拿鲸鱼身上某些成份做研究

查看回复(2)

2020-11-20 08:11:23

50

取其精华去其糟粕

查看回复(1)

2020-11-20 09:05:03

23

我很好奇美国不抗议日本倒核废水吗?

要知道影响最严重的是夏威夷州

查看回复(4)

更多精彩评论
xxfseo.com